• <optgroup id="3953t"><samp id="3953t"></samp></optgroup>
  • <small id="3953t"><small id="3953t"></small></small>
  • <sup id="3953t"></sup>
    <table id="3953t"><bdo id="3953t"></bdo></table>
      <address id="3953t"></address>

      《麥家小說》轉載請注明來源:南北通小說網www.tsoolo.com

      砰的一聲巨響,空中被這兩股巨大的力量所互相碰撞之后的威力,震出了一層層的漣漪。

      沈浪一身青色道袍站在九天之上,回首朝著天柱之上的菁菁望去,兩人只感覺這一眼似乎過了萬年之久,相視一笑眼中再也沒有其他的煩惱。

      哼哼小輩,今日我三人聯手,沒有玄門的那三個老家伙來救你,上天下地都沒有你的逃生之處,乖乖受死吧。

      有著時光之輪的庇護,這些雷霆根本到不了他身邊半分,就被時空之力給剿滅,其余的力量則是在他動用混沌之道以及無限之道給攪得粉碎。

      如果要是被這一擊打中,不僅沈浪要受創。

      只聽沈浪高喝一聲:合道。

      時空之輪立在沈浪所化的大繭之上,一道銀色的罩子將東皇鐘死死的抵擋在外面。

      悟飯則是在一旁興奮不已:以后我老大就是道祖了,到時候看什么人敢欺負我。

      沈浪微微一笑,這一點他早就又準備,如今能夠威脅他的劫難并不多,就算降下來天罰對他而言也不易于隔靴搔癢,傷不了他半分。

      三界的氣運達到了最頂峰的時刻,每到新年第一天的時候,所有人祖都會朝拜天帝人皇和冥王,以此表示尊崇。

      此時這兩種大道盡出。

      沈浪所說的時機很快就出現了,人族當中在閻羅的帶領下欣欣向榮,上拜天庭,下尊地府,同時也將龍族的氣運綁在一起。

      這一拜不僅是對沈浪力量的膜拜,也是對沈浪為這方世界做出的貢獻發自真心的朝拜,如果不是他開辟出這方世界,他們根本沒有這個機會。

      沈浪當初劃分天地人三界的目的,就是為了讓他的三具分身能有用武之地,如今他們都成為了各界的至尊,匯聚三界氣運于一身,整方世界七成以上的氣運都被他收入囊中,也是他成就道祖的時機了。

      )。

      只要將這枚眼睛煉化,這方世界將由他掌控,以一方混沌世界之力,打破枷鎖,以力證道,同時也將自己兩種強橫無匹的大道合二為一,接著就引動自己這么多年累積的功德之力,將三種證道的方式統統的達成。

      燭龍在見到沈浪這兩種大道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的時候,眼神之中露出了羨慕的神情,感慨萬千的說道:當日他果然是手下留情了。

      砰的一聲巨響,空中被這兩股巨大的力量所互相碰撞之后的威力,震出了一層層的漣漪。

      東皇鐘瞬間變出現在了沈浪面前,傳來一聲驚天動地巨響。

      同樣天道之眼也會被這一擊重創,到時候天道不穩,勢必有天災降下,最終倒霉的還是無數普通的生靈。

      南華等人看見天道之眼竟然有如此威勢,心中也不由多了幾份忐忑,假象自己面對這等恐怖的雷霆之時。

      這一拜不僅是對沈浪力量的膜拜,也是對沈浪為這方世界做出的貢獻發自真心的朝拜,如果不是他開辟出這方世界,他們根本沒有這個機會。

      呼出一口濁氣,沈浪的狀態依舊保持在巔峰,這些雷劫并沒有給他帶來太多的傷害,沈浪手中的誅仙劍愈發的閃耀,一道無盡的寒光從劍鋒斬出,直接朝著天空之上的天道之眼刺去。

      沈浪兩眼緊緊盯著黑洞其中,想要看透黑洞之后究竟是什么人出手,手上同樣不慢,時空之輪祭起,朝著那道突如其來的攻擊迎了上去。

      就在人族朝拜三皇的時候,沈浪渾身的氣勢提升到了最巔峰。

      雙手合十眼中盡是滿足:朝聞道夕可死,今日得見大道極致,當中是不負此生。

      沈浪所說的時機很快就出現了,人族當中在閻羅的帶領下欣欣向榮,上拜天庭,下尊地府,同時也將龍族的氣運綁在一起。

      南華等人看見天道之眼竟然有如此威勢,心中也不由多了幾份忐忑,假象自己面對這等恐怖的雷霆之時。

      沈浪所說的時機很快就出現了,人族當中在閻羅的帶領下欣欣向榮,上拜天庭,下尊地府,同時也將龍族的氣運綁在一起。

      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!

      熱門推薦More+

     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

      乙靜楓

      禹道乾坤

      御冬卉

      御獸諸天

      儇梓蓓

      在異界開醫院沒有那么難吧

      萬俟擎蒼

      雷武

      清夭夭

      這個網游策劃果然有問題

      麻戊子